裴忌很a鸭.

周彦辰‖李易峰‖薛洋‖秦子墨‖木子洋‖awaken‖江澄‖傅菁‖范丞丞‖岩罗瑶墨泊秦淮皇权富贵咩喋szd.

≮寻≯

岩罗#
私设如山#
呜呜呜没头脑和不高兴的爱情超美好#
表白正正倾世美颜#
顺便祝奶泡祝丞丞出道四个月快乐!!大厂男孩都给我一直走花路!!


罗正是被拽醒的,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来到了这个地方,一个黑脸大汉粗鲁的将自己甩下车后就开车走了,就留下自己一个人在这里。

罗正早就知道了,自己迟早被他们抛下,所以他也尽量表现的听话,不敢有丝毫忤逆自己所谓的叔叔阿姨,确实是失算了,居然被他们在自己睡觉时有了可乘之机。

现在的罗正确实是一个人了,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眼前是一大片麦田,金黄金黄的,一望无际。脚下是坑坑洼洼的黄泥路面,沿着这条路走,远处有几间房子。

罗正一个人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现在真的挺无助的,他特想哭,可又哭不出来,眼泪就搁眼眶子里头了,可就是掉不下来。

太阳渐渐临近西山,罗正没想到自己居然能站着不动就这么发呆沉思站个那么久,肚子也发出咕噜的声音来,也是,自己昨天下午开始就没吃饭了来着。
他沿着这条路就这么走,夕阳投下拉的这个纤瘦少年的影子很长很长。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走,至少要走到有人的地方才能有人帮自己吧,罗正这么想着。

董岩磊承认,第一眼看见罗正就被罗正吸引了,怎么会有男孩子生的那么娇俏,一向咋咋呼呼的董小霸王,竟像个小姑娘似得悄悄跟在罗正的身后,不敢上前主动搭话,他本来想着这男孩子是不是谁的亲戚来这边玩的,可是又转念一想穷乡僻壤的能有什么好玩的,而且,他身上穿的挺贵的吧,那气质,也不像是会跟这样的地方扯上边的人。

那少年一路走着,董岩磊就一路跟着,董岩磊寻思着他要去哪啊到底,这越走越远那边可没人了诶,没想到这个男孩子竟然突然扶着旁边的铜门捂着肚子一脸痛苦地蹲了下去。

董岩磊立马不淡定了,直接冲上去就扶起罗正关切问道“诶,没事吧”

罗正不语,只是紧咬着下唇,极力忍痛的模样。董岩磊二话没说就将罗正打横抱起,把突然受到公主抱的罗正给吓懵了,下意识的就环上了董岩磊的脖子,这叫两个面临青春期的男孩子一下子都红了脸,“我……我先带你回我家吧。”

罗正不是不说话怎样的,只是疼痛叫他开不了口,以前都没有那么疼过,主要是罗正从小就比较娇的那种,腹部传来阵阵剧痛,宛如刀绞。只得微微点了点头。

董岩磊早就拔开腿大步流星把罗正往自己家抱了,那身体不舒服肯定要看的嘛,那也由不得你,董岩磊没等罗正回答就将罗正抱回家时是这样想的。

董岩磊父亲在外打拼,家里只有他和他的母亲,董岩磊母亲是个挺年轻挺漂亮的女人,怎么说呢她身上没有那种在这种地区的女人的感觉,她身上有种罗正用语言形容不出来的韵味。她一看到罗正就像看到自个亲儿子似得,把自己真正的儿子给晾一边了,董岩磊跟自己母亲说明了自己捡到罗正的全过程,绝口不提自己悄悄跟着罗正还红了脸。

后来董岩磊才知道他叫罗正,他刚刚是胃疼,与他以后要长期住在自己家了。家里没有多余的床了,母亲睡一张,另一张就只能董岩磊和罗正挤挤了。
董岩磊也不知道自己出去买醋的时候母亲和罗正说了什么,反正就是感觉他俩才是母子俩,有说有笑,自己是被抛弃的那个。罗正看起来话不是特别多,至少在自己面前是这样,也不是特别爱笑,至少在自己面前是这样,但是董岩磊也在罗正与自己母亲的聊天中捕捉到了罗正的笑,上次老师说的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哦对对,是一笑倾城,形容的就是罗正这样的吧。

是夜,董岩磊和罗正本来两人各一头的,可董岩磊还是没忍住待罗正睡熟了之后爬起来注视着罗正美好的睡颜,凝脂玉般的肌肤,高挺的鼻梁,微薄的唇瓣……董岩磊没有见过那么好看的人,董岩磊觉得电视上的那个明星都没有罗正好看。他小心翼翼在罗正旁边躺了下来 ,把手覆在罗正那骨节分明修长的手上,过了很久才睡下,迎接拥有罗正的第一天(并没有)。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