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忌很a鸭.

周彦辰‖李易峰‖薛洋‖秦子墨‖木子洋‖awaken‖江澄‖傅菁‖范丞丞‖岩罗瑶墨泊秦淮皇权富贵咩喋szd.

戒得了烟,你却是一辈子也戒不掉了

配合上一篇戒了烟染上悲伤食用,谢谢。

薛洋缓缓把戒指小心翼翼套在中指上,然后放到自己眼前瞧了瞧,骨节分明而又白净修长的手指配上那枚简练精致的银戒,竟出奇的合适。薛洋觉得这大概是离开晓星尘之后自己第一次那么开心了叭。薛洋突然就想和自己内些粉丝分享一下了,毕竟她们陪自己走过了很多自己觉得生活没有指望且活不下去的日子。他对着夕阳拍了张手照,光线投到银戒上使银戒发出微弱的光。
发出去不到一分钟便有人评论
“卧槽宝贝儿你嫁出去了???”
“喜欢的人结婚了,新娘不是我系列”
“卧槽宝贝儿你几个月没更新了,一更新还更新那么大的吗”
“就我一个人注意到这戒指怕不是男款么”
“同楼上,这怕不是男款”
“男款+1”
“你终于做了别人的小受~”
“清河人民发来贺电”
“兰陵人民发来贺电”
……………………
薛洋看着下面的评论,大多都是清一色的“你终于做了别人的小受”诸如此类。薛洋心里不知怎的就甜甜的,就内种,就内种突然很想见到晓星尘的甜,就内种突然很想晓星尘的内种甜。
薛洋是个行动派,想到了就马上做,他连衣服都没换只是穿着衬衫和一条极薄的裤子就出门了。
正值晚秋,秋风萧瑟,薛洋就穿那么点也不免有些冷了,不过他也没空管那么多,他现在只想见晓星尘,内种远远的看看也好。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街上的车特别少,薛洋的房子还是在离城区挺远的地方,平时车少,今天直接没有,哦豁,完蛋。薛洋本来想折回去换件衣服再出来的,但想了想还是不了,没有什么原因,就是怕错过车,其实主要还是他懒得回去了,这才是正解dei。
他走在两旁栽满桂花树的小道上,桂花的清香将薛洋整个人紧紧包住,桂花撒落一地,薛洋踩在桂花瓣上,就有些柔软的感觉,然后就有点像走红毯的感觉,薛洋想着,他觉得自己怕是神经病,谁穿成这样走在红毯上的,神经病吧。然后他抬头,就看见了和他一样神经病的晓星尘穿着一件雪白的衬衫和一条看着还挺薄的裤子在离他十几米的地方气喘吁吁的看着他。看见薛洋的目光到自己身上了,他笑起来。
眉眼生辉,一眼万年。
薛洋他跑起来,猛扑到晓星尘怀里。晓星尘抱着薛洋,把下巴搁在薛洋头上一个劲蹭,他的阿洋瘦了,真的瘦了,他经历了些什么才能瘦那么多啊。
薛洋脑袋埋在晓星尘胸口,也一个劲往晓星尘怀里钻,他的晓星尘怎么变成这样一副样子了,眼下的乌青,下巴上新长出来的胡渣,很久没有好好打理过的头发和憔悴的神色,不过,自己的晓星尘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其实晓星尘真没有薛洋想的那么严重,除了黑眼圈和没来得及剃的胡渣,其他的其实都还好,晓星尘就是依然很帅dei。
薛洋抬起头来,不曾想晓星尘也在注视着自己,两人对视良久,就是想比比谁先红了眼眶,嘴上可以骗人,但最本能的反应却是骗不了人的,没想到的是看到对方眼中那一丝隐忍与思念,同时红了眼。
两人没有再说什么多的话,薛洋也忘了自己怎么就跟晓星尘回了家,然后吃了饭,然后睡觉,然后回到正轨,然后和以前没俩样。
薛洋以前总觉得自己和晓星尘都那么优秀,感情也得轰轰烈烈的才有意思,可一年的分别晓星尘为了自己违背了原则,包庇了自己所犯下的无法洗脱的罪之后。
薛洋才明白,其实只要往后余生,风雪是他,平淡是他,清贫是他,荣华是他,心底温柔是他,目光所至,也是他。就那样,此生就算在他的枪口下结束又何妨
“老公,你去年给我的糖被我吃完了,我乖乖的没有一天吃多,你给我的戒指我也看见了,我觉着那个戒指只有配我的手才最好看是不是”
“躺吃完了再买,我的阿洋真听话,我的阿洋最好看了,全世界最好看”
“晓星尘你嘴怎么突然那么甜了???你变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因为,刚刚亲了你啊”

-世间万物,都不及你,原则也抵不过我爱你-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贫是你,荣华是你,心底温柔是你,目光所至,也是你-

评论(6)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