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忌很a鸭.

周彦辰‖李易峰‖薛洋‖秦子墨‖木子洋‖awaken‖江澄‖傅菁‖范丞丞‖岩罗瑶墨泊秦淮皇权富贵咩喋szd.

戒了你染上悲伤,可请你能不能再找个理由等我回家。


晓薛#
现代#
我jio很甜(bushi)#
薛洋放下染上血污的刀之后才发觉自己干了件什么了不起的事。
薛洋不知道自己是怀揣着什么样的心情回到那个自己和晓星尘的家的,薛洋觉得自己真是爱晓星尘爱到骨子里了,这事要是搁以前的自己……
“阿洋!”薛洋离门口还有一两步的时候便听见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而后便听到自己的伴侣叫着自己名字。晓星尘,等你知道我杀人了,你还会叫我阿洋么。
“道长,今天你怎么那么早回来啊”薛洋笑着,强颜欢笑。
“今天局里没什么事又不是我值班我就早点回来了啊,阿洋你忘记今天什么日子了吗”说着晓星尘做出一副失望的样子。
??“啊!今天是……我们俩在一起的一周年么”薛洋惊了,今天什么日子自己是真忘了,只能按内些小说电视上的套路随便猜。
晓星尘不说话笑眯眯上前将薛洋拥入怀中,还在他脸上偷了个香“嗯,进去吧,我们好好庆祝我们的第一个一年”说罢牵着薛洋的手向屋子里走去。
薛洋被晓星尘说的有些晃了神,半晌才回过神来晓星尘已经在厨房里准备着晚餐了,要是搁平时薛洋还会去厨房里给晓星尘打打下手什么的,可现在薛洋连面对晓星尘的勇气都没有,薛洋觉得从刚刚自己杀了人之后自己周围的一切就都是假的了。
薛洋呆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越看越是心惊胆战,这他妈什么玩意儿,一个一个都是杀人,一天到晚杀个鸡儿,还不如看动画片呢。
一个小时差不多过去了,薛洋在一阵胆战心惊中度过的,生怕什么时候晓星尘突然从厨房出来指控自己,不要自己了。晓星尘也奇怪的很,平时叽叽喳喳的薛洋今天怎么一句话也不说,“阿洋……你……不舒服吗”想了想还是问一下,毕竟这天可不能出什么差错,今天自己已经盼很久了。
“啊?没有啊”本来在沉思的薛洋突然被喊到名字表示自己现在很想死一死,要这样的过还不如自己现在就跟他说呢,算了吧薛洋你还是不敢,怂b。
“好,那你把桌子收拾一下然后去洗手可以吃饭了,诶等一下,顺便去把衣服换一下吧,换内件,就是内件你知道的,快点,我们还要做很多事呢。”晓星尘说着有些激动,熠熠生辉的眸子期待的看着薛洋,嘴角的笑也让薛洋心中满满负罪感。薛洋闷闷的应下了。
换好衣服出来的薛洋看着这房间里的一切,突然就很想哭,昏黄的红烛摆在餐桌正中央,桌上的菜也都是自己喜欢吃的,餐桌的一边坐着等了自己很久的爱人,他正笑意盈盈看着自己,晓星尘真是自己的王子啊,从来都没有人为自己做那么多,小矮子为自己做的自己也没有现在这种感觉。
晓星尘也惊了,不过他想法没有薛洋那么多,他现在心里只想着阿洋真漂亮,这是我的,我一个人的阿洋。他站起身来把薛洋拉到座位上,对着一脸惊愕的薛洋就是亲下去,只是蜻蜓点水的一亲,不带任何情欲的内种。尔后坐回自己的位置。“发什么呆呢,傻瓜,有那么感动吗,快尝尝吧,我特意把你喜欢的菜都学了一遍呢”
薛洋刚拿起筷子准备开动,晓星尘手机响了,晓星尘没有形象暗骂一声,毕竟他平时不说脏话。“阿洋抱歉,我接个电话,我已经提前跟局里说好了,局里给我打电话应该是有重要的事情,抱歉啊阿洋,我马上就好,给我一分钟,就一分钟。”晓星尘歉意的看向薛洋,后者则一副理解的样子,自顾自夹起青菜放进嘴里,薛洋平时不吃青菜。薛洋觉得心突然跳的厉害,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真的很慌,慌到晓星尘回来时薛洋已经泪流满面。
晓星尘走到薛洋旁边,面无表情居高临下看着他“薛洋……是你吗”声音冰冷,只是细细品一下就能听出其中有一丝不可置信与害怕。
薛洋也不反驳“是我,对不起。”同时也抬起头跟晓星尘含着星星的眸对视,他突然觉得轻松了,他觉得晓星尘就算现在拿枪崩死自己也不会有什么怨言甚至做出反抗。可他妈的晓星尘没有,晓星尘听了跌坐在身后椅子上,他哭了,没有撕心裂肺,跟薛洋一样,内种不受控制的眼泪,就是源源不断涌出来划过脸颊。口中还不停说着“为什么是你”“你为什么要这样”“怎么是你啊”薛洋只是坐在那,也不说话,他想不通为什么晓星尘不问他为什么,为什么不想听他解释,晓星尘不是很爱自己么,可晓星尘现在为什么一副皆是自己错了的模样,凭什么啊,正当自卫有错么。
半晌晓星尘才起身,他拉起薛洋不由分说向屋外走“薛洋,你快走,他们要来了,你再不跑你到时候就绝对会死,等一下,钱,对,我去给你拿钱,你快点,快跑,越远越好,千万别回来了,你去找金光瑶,对金光瑶他能护着你,反正……别回来了。”晓星尘念叨着,不知不觉两人都不自觉的泪流满面,薛洋咬着嘴唇,抑制住自己不让委屈的哭声发出来,可就是很委屈,他挣开晓星尘的手,逃会房间里,不一会拿出一个糖罐子,那罐子里有365颗糖,晓星尘给他的生日礼物他一直没舍得拿出来吃,晓星尘那个时候跟他说一天只能吃一个,晓星尘他说糖吃多了会牙疼,晓星尘他说他牙疼到时候可别找他,晓星尘说那个时候他可不要他了。
薛洋抱着那个糖罐子,走出两人共同的家之前又对仰面朝天不想让薛洋看出自己在哭的晓星尘说了句对不起,末了,还加了句我爱你,然后便疯了似得跑,往外跑。直到真正看不到薛洋的身影了,晓星尘才向薛洋跑的地方大喊薛洋薛洋薛洋。他喊了很久,靠在门上,拿了几瓶酒,一个劲往自己嘴里灌,然后把酒往头上浇,脸上的分不清是酒还是眼泪。“薛洋…我也爱你”
薛洋抱着糖罐跑了很久,怕控制不住自己回去找晓星尘,他跑到一个自己都不知道是哪的地方,反正…不认识,没来过。夜晚黑魆魆的一片,他也只是毫无章法的瞎跑。他身上没钱,手机也没带出来,出来自己只带了这个糖罐子。薛洋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身上的衣服特别薄,可是穿着好看,薛洋两只手换着腿吸了吸鼻涕一遍又一遍喊着晓星尘的名字。
晓星尘你要是能怪我多好啊,那我还能少点负罪感,你骂都不骂我,这根本不是我认识那个为了工作能身体都不要的晓警官,你都不说我,也不打我,还让我跑。你这样就会给我造成你还爱我的假象,就会让我觉得我杀了那个人不应该,要是我没杀他你就不会不喜欢我了,就不会不要我了。其实,你不怪我,给我的伤害比骂我打我杀了我大一千一万倍。

一个月,薛洋来到金光瑶家,在金光瑶的庇护下肯定不会被警察发现,不过薛洋很不习惯,总是会控制不住想他。
两个月,警察那边仍然孜孜不倦找薛洋,而薛洋整天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也乐的清闲,反正小矮子老是在他家二哥家里住,不过还是很不习惯没有他。
三个月,薛洋觉得时间真的过的很快,就有点厌倦这样的生活,警察方面已经在压下去这件事了,找薛洋的事也没那么热情了,薛洋从离开晓星尘那天起就一天吃一颗糖,是不是自己不蛀牙晓星尘就不会不要自己 ,虽然很不习惯没有他,可薛洋觉得自己是该习惯了。
十个月,警方可能已经基本忘记了薛洋那茬了,反正那个死的只是个流浪的也没有家人替他天天来找警察怎样怎样谁还管他哟。薛洋也不准备颓废现在在家里当起了网络小说作家,笔名清风明月,他总觉得清风明月和晓星尘配极了。
十一个月,薛洋忘不了晓星尘是真的,甚至想想他就心痛,可是现在已经好多了,薛洋的小说也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薛洋也名声大噪,被内群妹子称为本世纪最有故事的网络写手之一。薛洋对这些倒是不在意,只是那糖要吃完了。
十二个月,薛洋已经虽然还想晓星尘,可已经彻底习惯没有晓星尘的生活了,只是会不时的想晓星尘在干什么会不会也在想自己,算了吧,傻b。瞎几把想什么呢。
第十二个月最后一天。薛洋知道那罐子里就一颗糖了,他可是记得明白着那。傍晚,薛洋在窗边的电脑桌前码字,白皙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跳着舞,金黄色的余晖透过窗子洒在薛洋白皙的手上,配着薛洋迷人的侧颜,构成一副绝美的画,只是总就是那少年和那个人在一起才更配。今天是他第一篇文完结的日子。也是那罐糖吃完的日子,他等着,自己码完这篇就立马吃了。不过自己还是忘不了晓星尘。
最后一个句号敲完,薛洋长呼一口气瘫在转椅上,眯着眼睛手伸进那罐子里,摸出一颗正要撕开往嘴里塞才发现那糖纸已经是被人撕开过了,薛洋睁开眼。入眼是一枚精致却又简单的银戒,薛洋抑制住想哭的冲动,把戒指凑到眼前端详。
那上面刻着字,xxcLOVExy。薛洋鼻头一酸,薛洋忍不住了,趴在桌子上一下子把这一年里对晓星尘的思念都发泄出来。个日了狗的玩意儿,操。哭累了,薛洋又发现罐子最底下有张纸条。
“阿洋,我真的很爱你啊,本来想在你生日和你求婚的,可是很不巧,那戒指没好,所以只能拖一拖了,我把它放在糖里面,想给你个惊喜来着,有没有被惊喜到啊,傻瓜,等我回家,还有,我知道那次我说你蛀牙了我就不喜欢你就不要你了那次你生气了,我开玩笑的,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放弃你的,真的,你相信我。你发现的时候应该是我去上班的时候吧,你不可能熬那么久都不吃糖的,我了解你,你发现了你也别来找我,我可能不在,我不想让你失望,你乖乖在家等我哦,准备好,我带你出去玩,现在去换衣服吧,其实不换也没事,我的阿洋不管怎么样都好看,但是你先把戒指戴上吧,我想一回家就看到你,薛洋,乖乖等我,等我回家。”
“晓星尘……我想你了……真的很想你……也很想家,你能不能……也乖乖等我回家,算了,晓星尘,我现在,好像找不到理由回家了,但你能不能,找个理由,等我回家。”

_这世界太嘈杂周边都是假话,你能不能再找一个理由,等我回家_

评论(15)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