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得到薛洋的皇权富贵女孩

-“一起去啊—更远的地方”
季行乐/裴忌
-沉迷土偶无法自拔,每天都要做一个元气满满的皇权富贵,all丞或者丞all女孩。
-哦薛洋是什么宝贝怎么会那么可爱。
-不爱丞丞不应该。
-然后各种吹我朝哥顾帅见一磊子农农仙儿和老大还有峰峰/羞耻。
-日常沉迷宋薛各种all薛。
-持续沉迷伦仙无法自拔。
-想当18r写手然而并不可能的咸鱼。
<三观不同互相尊重>
-“脚踏实地谋发展
-努力努力再努力”

<长夜漫漫>

恶友r#
假的abo#
扯的各种犊子都在链接里面了,看之前一定要看好我扯的那些犊子。!!!
链接见评论。
建议接受,要骂我的话求您别点。
谢谢谢谢谢谢。

请不要脸的继续随便到处踩洋洋。
毕竟不喜欢洋洋算我输。
鸟你们算我输。
😊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宋薛#
幼儿园文笔#
周末激情日洋#
无脑沙雕系列#
大概背景就比较迷不算古代也不是现代大概民国算了当架空看吧。??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学堂里一片祥和(bushi)的景象,当然如果你忽略坐在后排悄咪咪的看春 宫的薛洋。
薛洋正看的起劲,就觉得有人在盯着自己,但是自己抬头又没有看见先生在盯着自己,再者先生看见自己在看这个肯定会叫自己站起来并滚出去,薛洋在心里安慰了自己下,被先生发现并要求他滚出去他是求之不得的。可要是被告到小矮子那去那自己这个星期大概不用吃糖了。
管他那么多呢老子现在不看完今天下午聂怀桑回去了就把这本子给带走了,这个真算得上是精品啊,什么姿势都有,仔细的紧。
薛洋看完一本了才发现都已经下课了,他环顾了一圈四周,只有坐在自己右下方的先生最得意的弟子宋岚在似笑非笑看着自己。薛洋本能感到不妙。
“看的可还尽兴?”最后一个音调宋岚有意的音调往上升了几个调磁性的嗓音有点刺激薛洋。
“还……还行”薛洋尴尬的笑了笑,准备要逃。可宋岚修长的身躯却向薛洋逼近。
宋岚两手撑在薛洋旁边的两张桌子上“那上课先生讲什么阿洋没听喽?”
“我我我我听了啊!”薛洋出声反驳,虽然无力且苍白而且宋岚不信。
“那阿洋对这句话就没有什么其他见解吗”???什么玩意儿其他见解老子连这句话什么都不知道好么,当然薛洋不会说出来。“啊……啊哈哈就这个见解啊就这个见解。”尴尬的笑×2
“阿洋不妨听听我的见解?”宋岚说着拿起了薛洋搁在一旁的“正经书”
傻逼玩意儿爹不想听成不成“好啊好啊”
宋岚突然凑近薛洋耳边“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啊阿洋。”
薛洋还寻思着宋岚这玩意儿在说什么下一秒衣服就被扒下(划掉划掉)
卧槽。
“纸上得来的终是不够,真想了解……还得/自己脑补吧”

“啊……别顶那里……我错了以后不看了……啊……疼……哥哥我错了我不要了……”

激情日洋沙雕文。

<我可以做你的王子殿下吗,九州山河你只护我>2

不好意思,我真的是拖延症晚期,这个梗是我一时激动想写的,以为一两天就完了,然后拖了一个星期多。再者这个算是一个烂尾了,我还是比较强迫症的人吧,但是我21号就考试了,想在考试前给他码出来来着,但又没有质量。与其他写宋薛的太太简直就天壤之别,我自个也觉得很丢人。会努力充实自己的。对宋薛这个邪教我是真心喜欢的一批。








-5-
“薛洋!”第几次了薛洋早忘了,薛洋就承认他那时候是被吓了一大跳,自己骚扰宋岚那么久宋岚连个屁都不放,也就有时候瞪瞪他,骂他烦几句,就没有那么激烈的反应,不过薛洋看着散落一地的书,想着宋岚不激动也不正常。
心知自己错了,但嘴上还是笑嘻嘻道“老宋,我纠缠你那么久了,就从了我呗,虽然我老烦你,但那些早餐中餐什么的那些情侣之间要做的事我不都做的很优秀嘛,你宋学霸没那么小气吧,不就一盆水而已嘛,我是真心想和你谈恋爱,从了我呗”
宋岚蓄势待发的拳头和要杀人的眼神渐渐缓和下来,宋岚怒极反笑,虽然是生气的,但薛洋这是第一次见宋岚笑,宋岚平时就一副面瘫的样,在生气也不会露于神色。更别提笑了,但现在宋岚着实是笑了。
宋岚平时抿着的唇微微上扬了一个弧度,不是一个,就是内种很……邪魅???的笑???(抱歉我ooc了老宋真的能邪魅吗)他缓缓捡起散落一地的书“别烦了,我答应了。”
“啊??哦!我帮你捡吧!”薛洋还是比较惊讶的,说实话他就要坚持不下去了,神他妈每天起那么早还要给宋岚送着送那的,神经病吧。没想到现在宋岚答应了???帮宋岚捡起来之后薛洋立马跑了,这个宋岚不按套路出牌我jio我得求助一下子。
宋岚看着薛洋落荒而逃的身影,一时间轻笑出了声。可惜了薛洋没看见。
-6-
“现在怎么办,宋岚那玩意儿居然答应了,然后我他妈该怎么全身而退”薛洋本来就打算这么过去得了,但他搁寝室里坐立不安的。
“不要慌,小场面,我问你,宋岚那时候什么表情答应你的”魏无羡就一副很懂的样子两眼冒着星星八卦的看着薛洋。
薛洋是不知道魏无羡问这个到底和宋岚有什么关系,但还是如实回答道“就平时那种冷冰冰的表情啊”
魏无羡还没出口江澄抢着问薛洋宋岚那时有没有不耐什么表示厌恶的神情。魏无羡作势瞪了江澄抢了自己台词随后依旧期待的看着薛洋。
薛洋被他们盯的有点发毛“就平时那种表情啊,不耐大概有吧,诶不是我问你们我该怎么办你们问我这个干嘛”
然后一直默不作声的聂怀桑为薛洋分析“现在宋岚跟你好上了,我跟你讲,坚决不能分,虽然初衷就是和宋岚在一起,但还是要在宋岚喜欢你的基础上才能甩了他,要不然你那么久的起那么早就白费了好吗???因为现在你和宋岚分是宋岚求之不得的,你要让宋岚喜欢你,然后再甩了他,那样才能让宋岚肝肠寸断生不如死(此处省略一万字的形容痛苦词汇)”
薛洋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因为他觉得他们三个一唱一和的就很他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反正就是想笑就对了,待三人用看智障的表情看着薛洋他才轻咳一声正了正色。
“各位爱卿说的有理,朕决定采纳你们的意见”
魏澄桑:洋洋那么沙雕怎么办。
-7-
于是之后薛洋还是天天托人给宋岚送早餐,但薛洋不知道每次薛洋给宋岚放那之后宋岚都给了其他同学,宋岚其实有时候也会给薛洋点回应,比如早上两人遇见了有时也会叫薛洋一下然后两人一块去。
宋岚第一次叫他是薛洋还是比较惊讶的,宋岚不是高冷么,今天怎么主动叫自己了,算了算了这也算一个小小的起步了吧。
之后薛洋都有种自己恋爱了的感觉,毕竟自己很久没有骚扰宋岚了,可两人还是没有几天说不上一句话的情况,还真挺像一对情侣了。
“诶洋洋啊,你什么时候和宋岚分手啊”这天晚上寝室里几人都闲的发慌于是便开始八卦一直拿着手机手指动个不停的薛洋。
“啊?啊……分手啊,我觉得宋岚对我还没什么感觉,再缓缓吧。”薛洋脸突的红了慌张道,语罢赶紧又回了那边那人什么连忙放下手机拿起书装着复习。
三人很想问问薛洋在和谁聊天,这是几年来薛洋第一次除了他们和人聊天聊着聊着笑了起来。于是整个寝室洋溢这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其实他们三个很想提醒薛洋书拿反了来着。
薛洋就是觉得自己喜欢上宋岚了,
-8-
发现自己喜欢宋岚的第一天薛洋决定早起亲自给宋岚送早餐,虽然之前也送过,但这前前后后总是不一样的,心情就不一样了。
薛洋像个暗恋中的小女生似得将早餐放在宋岚座位上然后跟宋岚的前桌嘱咐让宋岚一定要吃,因为薛洋听之前那个帮薛洋给宋岚送早餐的人说宋岚没有吃早餐的习惯,会得胃病,虽然薛洋也没有吃早餐的习惯。
宋岚来时就看见桌子上又是薛洋每天一份的早餐,前几次宋岚厌恶还会丢掉,但他的同学也看不下去了毕竟浪费食物不好(bushi)。于是之后宋岚的早餐就又他们班同学承包了。
今天宋岚刚准备把早餐打发了他的前桌连忙阻止“诶宋岚,今天这个薛洋自己送过来的,他还嘱咐我让你一定要吃呢,今天这个,算了吧。”
宋岚不动声色蹙了蹙眉,薛洋自己送来的??“没事的,我没有这个习惯,我会和他解释的。”
伏在他们班门口的薛洋:???我他妈亲自给你送都不给我个面子???成我等着你给我解释。
于是今天薛洋班里每节下课老师的对话基本是这样。“诶xxx老师这节你的课啊,小心薛洋那个小祖宗啊。”
“诶xxx老师今天薛洋脾气不好悠着点哟。”
“诶xxx老师今天薛洋心情不好不过暂时无人牺牲我们等着你凯旋”
“诶xxx老师要切记千万不要激薛洋我们暂时还安全你脾气辣也祝你全身而退”
“金老师你……”那老师还没嘱咐完金光瑶就被金光瑶止住了,还加了个深情(bushi)的眼神给那些投予他关切目光的老师“知道了,我会活着回来”
其他老师:我是薛洋的老师,我好累。
-9-
魏无羡他们发现薛洋越来越反常了,神他妈今天居然一晚上都守在手机呢,嘴里还不知道在碎碎念些什么玩意儿。
江澄是忍不了薛洋谈了个狗屁恋爱就忽略这些好基友(bushi),直接开门见山问薛洋在等什么玩意儿。
薛洋一五一十跟他们说了,结果三人都是一脸悲愤外加你真可怜的眼神看着薛洋。嘁,一群没谈过恋爱的小垃圾们。薛洋心中默默鄙视这三个单身狗。
薛洋等到大半夜也没等到宋岚的一条消息。也是,以前都是自己先找宋岚聊天的。屏幕另一边宋岚也很奇怪,薛洋今天怎么没给自己发消息。
                                     23:36
傲雪凌霜:?
傲雪凌霜:薛洋?
                                                    困了,睡吧:薛爷爷
傲雪凌霜:……好
洋洋内心so:傻逼宋岚傻逼宋岚傻逼宋岚。
一夜无眠。 
第二天两人还是和平时一样,只是宋岚发现自己的桌子上没有东西了,而且连续几天都没有了,宋岚也没问薛洋,薛洋也没提,两人都心照不宣。宋岚莫名就觉得自己心有些空落落的,可又找不到源头。
但这点事根本阻止不了两人感情的迅速升温。
主要是薛洋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了,他妈的他和宋岚在一块快一个月了,神他妈手都没牵过,宋岚说的是他们俩都是男生,大庭广众这样不成。其实薛洋怎么不知道,宋岚洁癖啊,刚刚认识的时候自己靠近宋岚宋岚都恶心呢。所以薛洋要是没喜欢上宋岚还好,问题是现在他薛洋就很喜欢宋岚,况且现在他们俩才是情侣,宋岚是自己的所有物,现在不快点下手,这个对象留着过年吗?
于是这几天薛洋有时间就缠着宋岚,让宋岚想起了当时被薛洋追时被薛洋支配的恐惧。
“薛洋……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这个时候薛洋正从背后抱住宋岚,就很莫名其妙“什么玩意儿???”
于是宋岚又小心翼翼且更含蓄问了一遍“你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问题”所以最近表现的那么缺爱。当然这话宋岚没有说出来。
“没有啊,我觉着我们关系应该再近点,我看其他的小情侣都牵手呢,其中也不乏跟我们一样的同性恋人,你宋大校草就那么小气,不就泼了你盆水嘛。”说着薛洋松开环着宋岚腰的手换上一脸委屈的模样盯着宋岚。
宋岚也被说的一怔一怔的,反应过来后哭笑不得的解释道“我没有啊,我不是特别习惯和旁人接触而已,给我点时间习惯,那盆水的事我早忘了,没那么小心眼。”
我是旁人的吗,薛洋心里想,但没有说出来。也没有回答宋岚。最后还是宋岚上前主动牵上薛洋的手“乖”我都ooc来撩你了。

-10-
(不想管什么几把剧情了,想快点完结嘤嘤嘤)
那些腐女发现这对好像真的在一起了???虽然他们很早就有这个想法,但看宋岚反应就知道没有苗头了。
然后现在,这叫没有苗头?这个对薛洋笑的一脸温柔的小哥哥是宋岚??那个冷冰冰的宋岚??这他妈!男神笑起来太好看了吧操了。
宋岚也很尽力在接受这个男朋友,宋岚高材生啊,而且在以后就是想向心理学这方面发展来着,怎么可能会猜不透薛洋心里那点小九九,说实话在薛洋给自己送早餐然后躲在门口的时候他就发现薛洋大概是不抱报复心理的喜欢自己了。宋岚也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薛洋,大概,有一点的吧。薛洋长得好,会撒娇,撒气娇来还可爱的一批,是男人都把持不住,可宋岚不一样,他是男人,可他有洁癖啊。薛洋那些破事他当然听说过,虽然自己是转校生,但一进兰陵中学的吧就了解的差不多了。撇开薛洋泼自己和他日常怼老师的行为,薛洋真心挺可爱的。
自从上次宋岚牵了薛洋的手之后,薛洋整个人就自带粉色泡泡。老去宋岚他们班串门,虽然宋岚平时不和那些同学有过多的交涉,可薛洋就很快和他们打成了一片。然后成功贿赂了他们班同学。这下宋岚就都是我的啦。
-11-
“老宋我们俩今天晚上一起吃饭嘛”薛洋一下课就来找宋岚了,那个时候宋岚正在做题,但见是薛洋还是放下了笔。“今天晚上有点事,没时间,明天吧,明天有时间”“……哦”薛洋闷闷应了一声,但没有多问,薛洋是想问的,但小矮子跟他说谈恋爱时千万不能把对方管的太紧,要不然会适得其反,薛洋还是个新手,当然会听金光瑶这个谈恋爱谈了几年的老手的教诲。
宋岚奇怪薛洋不问自己是去干嘛,不过也没准备主动和薛洋解释,就像他不想和薛洋解释他没有吃早餐的习惯一样。
-----洋洋要吃醋了要完结了很开心的分割线------
虽然嘴上不问,但薛洋这种口嫌体正直的男孩子还是很不由自主就偷偷跟了宋岚过去。
薛洋全副武装悄咪咪跟着宋岚来到看上去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餐厅,那里已经有人在等宋岚了,是个笑的很温暖很俊郎的人。没想到的是宋岚走过去居然也对他笑,宋岚也没对自己笑过几次啊。接下来薛洋居然还发现两人的肢体接触宋岚都没有避让!!
我操???这他妈和宋岚什么关系,其实薛洋仔细想想就会排除宋岚绿了自己这个猜测,但恋爱中的男孩子双商感人,这句话真心不是开玩笑的。比如现在的薛洋,直接怒气冲冲冲进去抓住宋岚的手臂表情恶狠狠的看着晓星尘向他宣誓主权。但晓星尘根本和宋岚没有什么,于是就很奇怪这个自己见都没见过然后一上来就瞪着自己的人到底是谁。
宋岚见一上来就抱住自己手臂的恋人,蹙了蹙眉。薛洋是在跟踪自己??“你在跟踪我?”
薛洋当时就委屈了“我跟踪你怎么了!你要是干的事清白你还怕我跟踪你嘛!”
“别闹了,快回去吧。”宋岚觉得自己现在还能和薛洋好好说话哄他是很不容易的。虽然他是很生气。
他说完这话的下一秒薛洋就松开抓着他手,宋岚回过神来发觉手臂上有一两滴水渍。“子琛?不追出去吗?那小朋友看着挺难过的。”晓星尘出声关切问道。
“啊……嗯”言罢便朝着薛洋跑出去那个地方大步奔去。一旁的其他顾客看的一愣一愣的,这三个长得都好看极了的男生在搞什么三角恋???
那餐厅的旁边是个小树林,刚刚薛洋就是往这里面跑的。宋岚叫了几声薛洋都没有应,宋岚继续往深处走,忽的听见细微的呜咽声。完全是薛洋的声音。
宋岚循着那声音上前,薛洋有些清冷又带着哭腔的声音就进入他耳中“宋岚,还是分手吧”
宋岚一怔,接下来就是一抽一抽的心疼,像被人狠狠扯了一下一样,他没有应,而是上前抱起曲起双腿把脑袋埋在膝盖中间的薛洋。
换来薛洋的猛烈挣扎“他妈的你放开我别碰老子不想玩了就算了你又装给谁看啊你。”宋岚依旧不应,薛洋身材比宋岚瘦小一些,可再怎么说薛洋也是个社会主义接班人来的。怎么可能还真挣扎不下来“你他妈放我下去宋岚我不要你你你已经被我甩了你在这死皮赖脸干什么你。”于是薛洋就被放了下去,然后宋岚又以迅雷掩耳之速用另一种姿势将薛洋扛起来。
薛洋:……操
之后薛洋骂着骂着也骂累了,索性就这么让宋岚扛着,两人没有出去,而是往更深的里面走。“薛洋,星尘是我的好友,开始时你想报复我才追我的事我也猜到了……长篇大论我也说不出来,别闹了,原谅我这一次”
“我知道,开始我就是想报复你,可是之后我是真心喜欢你了,上次我给你送那个早餐,你说跟我解释我等到晚上你都没和我解释,可是爹还是一如既往喜欢你你是不是很荣幸”
“嗯,荣幸”宋岚嘴角不可察觉的上升了一个弧度
“放我下来,我要你背我,要你九州山河只护我”
“好的,我的王子殿下。”

沙雕极了我。跟波风啊哈哈哈哈。
明天就更那个玩意儿。不拖了,被考试支配的痛哭。

<我可以做你的王子殿下吗,九州山河你只护我>

现代宋薛#
校园#
私设#
很jioooc是我的锅#
万人迷很优秀宋x很牛逼洋。(不知道怎么定位所以就瞎几把写了啊哈哈哈很沙雕)
-1-
金光瑶一进教室就看见了躺在椅子上把脚翘在桌子上手里还捧着一本正经书的阿洋,我们的瑶妹是很气,可他就是不说,保持笑容。
他大步走向讲台桌“上课!”然后全班同学都站起来了,当然不包括薛洋,瑶妹依然生气,可他还是不说“薛洋同学,上课!”铿锵有力的语调,可薛洋就是听不到,不但没听到,嘴里还很大声的用全班都能听到的分贝小声逼逼着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于是薛洋就被华丽丽的赶出来了,然而他脸上并没有半分尴尬的神色,哼辣鸡小矮子,敢把爷爷赶出来,晚上回去有你好受的。
虽然被赶出来了,但兰陵小霸王的称号也不是白来的,果然,金光瑶还在上课就有老师怒气冲冲进来要求金光瑶好好管管薛洋了“成美”金光瑶笑的很好看且和煦,但薛洋就是觉得这笑容瘆得慌。
其实那些老师真心很惨,上课被捣乱就算了,告了“家长”之后又没有什么卵用。薛洋就是内种让老师又爱又恨的内种学生,就是内种上课不认真听还逃课有时候还会带上其他同学一起逃课开黑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可是家里是校方有钱有权还有颜主要是他不上课考的还贼好,出席内些活动时其他学校的老师还会夸薛洋几句,也就这是让金光瑶唯一觉得自己家成美也是很给自己长脸的。至于几年前因为一个同学看不惯薛洋骂薛洋恶心然后被薛洋打进医院的事金光瑶就觉得自己很心累,想想就心累,那神他妈打谁不好打的是常慈安的儿子,常家那几年确是风头正盛。金光瑶走了n层关系才没让这事闹的太沸沸扬扬。但用当事人薛洋的原话就是“我看不管常慈安也很久了,贪污受贿那些事当谁不知道呢,只打了他儿子算好了,再者说了他儿子也不是什么好鸟,完全活该。”
瑶妹:……您说的都是对的。
-2-
薛洋就觉得最近自己闯祸了,真的闯祸了,就自己把人家房子给烧了自己都没觉得自己事有多大,薛洋惹上宋岚是真心倒霉了。
其实事情起因还是比较简单的,就是宋岚新转来的高二转学生嘛,本来薛洋也不会就是你不惹他他就去闹你。但薛洋本来是校草男神级别的内种,宋岚一来。哦豁完蛋。
“啊啊啊男神看书的时候好帅啊!!”
“啊啊啊男神喝水的时候也好好看啊!!”
“啊啊啊男神不管什么时候都好好看啊!!”
“……”对
所以薛洋就有些冲动,嫉妒使他冲动,然后,他就在宋岚打完球去换衣服的时候把一盆水给倒宋岚脑门上了。薛洋就觉得很刺激,然后就忽略了那个时候宋岚可以杀人的眼神。
其实宋岚全身湿了也很好看,成了落汤鸡还是很好看,水珠顺着乌黑的碎发滴下来,然后!!宋岚抹了把脸,还甩了甩头上的水珠。(男神大概就是这样了)薛洋也看呆了,这兄弟还真好看,没我好看就对了嗯。
-3-
薛洋知道这样做不对,但他确实是觉得自己好爽啊我日。然后……他就被宋岚现场抓住了。就那副吃了瘪但是还理直气壮的模样,宋岚就很想笑了,宋岚没有笑点,他就抿了一下唇,然后……薛洋就沦陷了(bushi)
反正就是之后学校里内些妹子发现她们的小狼狗在追她们的新老公??本来内些妹子以为他们俩恋爱了,然后正当腐女之魂盖过她们对老公的渴望时。她们就发现,只是薛洋在单方面在追宋岚,宋岚就比较冷漠了。
“老宋,处对象吗”宋岚在教室。
“老宋,处对象吗”宋岚在厕所。
“老宋,处对象吗”宋岚在吃饭。
宋岚很烦,薛洋也很烦。这他妈自个长得又不差的成绩还好声音也好听,想跟自己处对象的一个跟着一个。这他妈宋岚哪来的优越感???
本来薛洋这样纠缠宋岚也只是想报仇而已,你们不会真以为宋岚就没对薛洋做什么吧。可拉倒吧,怎么可能呢??你啥也没干就被人给淋了一盆水然后你还笑?虽然老宋没有笑点。宋岚当时就给薛洋揍了一顿,其实也没把薛洋打的多惨,但薛洋就是觉得自个特丢人,本来想找几个人一起围殴宋岚的,但宋岚就看破了他的心思“放心吧,你找的那些人都不一定打得过我”
呵,男人。
-4-
薛洋也没有真想找人揍宋岚,毕竟宋岚好像就是挺牛逼的,所以薛洋准备自己出马,毕竟宋岚是第一个和自己干架然后把自己给揍了的人。
但是……薛洋打不过宋岚啊,于是他就去问和他同一个寝室的魏无羡江澄聂怀桑他们三个人怎么办,他们惊讶于薛洋被打了的同时,给出一个一致的说法---去骚扰宋岚,让宋岚爱上薛洋再把他甩了,还顺便告诉了薛洋一个显而易见的秘密,宋岚的晚期洁癖。
薛洋是觉得他们仨的这个说法很迷,但就是想试试,好像很刺激的样子,然后其他三个人也抱着看热闹的心思一个劲给薛洋支招(bushi)。
其实不用他们叨叨什么薛洋也知道怎么烦宋岚,烦人嘛,他最擅长了(bushi)尤其是对这种死洁癖。还是这种面子特薄的死洁癖,自己在厕所骚扰宋岚的时候宋岚那副吃了屎的表情薛洋现在想想就笑出了声。

很丧,暗恋真的很苦,这个写完想写暗恋的梗。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戒得了烟,你却是一辈子也戒不掉了,在那等着,我去接你回家

配合上一篇戒了烟染上悲伤食用,谢谢。

薛洋缓缓把戒指小心翼翼套在中指上,然后放到自己眼前瞧了瞧,骨节分明而又白净修长的手指配上那枚简练精致的银戒,竟出奇的合适。薛洋觉得这大概是离开晓星尘之后自己第一次那么开心了叭。薛洋突然就想和自己内些粉丝分享一下了,毕竟她们陪自己走过了很多自己觉得生活没有指望且活不下去的日子。他对着夕阳拍了张手照,光线投到银戒上使银戒发出微弱的光。
发出去不到一分钟便有人评论
“卧槽宝贝儿你嫁出去了???”
“喜欢的人结婚了,新娘不是我系列”
“卧槽宝贝儿你几个月没更新了,一更新还更新那么大的吗”
“就我一个人注意到这戒指怕不是男款么”
“同楼上,这怕不是男款”
“男款+1”
“你终于做了别人的小受~”
“清河人民发来贺电”
“兰陵人民发来贺电”
……………………
薛洋看着下面的评论,大多都是清一色的“你终于做了别人的小受”诸如此类。薛洋心里不知怎的就甜甜的,就内种,就内种突然很想见到晓星尘的甜,就内种突然很想晓星尘的内种甜。
薛洋是个行动派,想到了就马上做,他连衣服都没换只是穿着衬衫和一条极薄的裤子就出门了。
正值晚秋,秋风萧瑟,薛洋就穿那么点也不免有些冷了,不过他也没空管那么多,他现在只想见晓星尘,内种远远的看看也好。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街上的车特别少,薛洋的房子还是在离城区挺远的地方,平时车少,今天直接没有,哦豁,完蛋。薛洋本来想折回去换件衣服再出来的,但想了想还是不了,没有什么原因,就是怕错过车,其实主要还是他懒得回去了,这才是正解dei。
他走在两旁栽满桂花树的小道上,桂花的清香将薛洋整个人紧紧包住,桂花撒落一地,薛洋踩在桂花瓣上,就有些柔软的感觉,然后就有点像走红毯的感觉,薛洋想着,他觉得自己怕是神经病,谁穿成这样走在红毯上的,神经病吧。然后他抬头,就看见了和他一样神经病的晓星尘穿着一件雪白的衬衫和一条看着还挺薄的裤子在离他十几米的地方气喘吁吁的看着他。看见薛洋的目光到自己身上了,他笑起来。
眉眼生辉,一眼万年。
薛洋他跑起来,猛扑到晓星尘怀里。晓星尘抱着薛洋,把下巴搁在薛洋头上一个劲蹭,他的阿洋瘦了,真的瘦了,他经历了些什么才能瘦那么多啊。
薛洋脑袋埋在晓星尘胸口,也一个劲往晓星尘怀里钻,他的晓星尘怎么变成这样一副样子了,眼下的乌青,下巴上新长出来的胡渣,很久没有好好打理过的头发和憔悴的神色,不过,自己的晓星尘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其实晓星尘真没有薛洋想的那么严重,除了黑眼圈和没来得及剃的胡渣,其他的其实都还好,晓星尘就是依然很帅dei。
薛洋抬起头来,不曾想晓星尘也在注视着自己,两人对视良久,就是想比比谁先红了眼眶,嘴上可以骗人,但最本能的反应却是骗不了人的,没想到的是看到对方眼中那一丝隐忍与思念,同时红了眼。
两人没有再说什么多的话,薛洋也忘了自己怎么就跟晓星尘回了家,然后吃了饭,然后睡觉,然后回到正轨,然后和以前没俩样。
薛洋以前总觉得自己和晓星尘都那么优秀,感情也得轰轰烈烈的才有意思,可一年的分别晓星尘为了自己违背了原则,包庇了自己所犯下的无法洗脱的罪之后。
薛洋才明白,其实只要往后余生,风雪是他,平淡是他,清贫是他,荣华是他,心底温柔是他,目光所至,也是他。就那样,此生就算在他的枪口下结束又何妨
“老公,你去年给我的糖被我吃完了,我乖乖的没有一天吃多,你给我的戒指我也看见了,我觉着那个戒指只有配我的手才最好看是不是”
“躺吃完了再买,我的阿洋真听话,我的阿洋最好看了,全世界最好看”
“晓星尘你嘴怎么突然那么甜了???你变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因为,刚刚亲了你啊”

-世间万物,都不及你,原则也抵不过我爱你-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贫是你,荣华是你,心底温柔是你,目光所至,也是你-

戒了你染上悲伤,可请你能不能再找个理由等我回家。


晓薛#
现代#
我jio很甜(bushi)#
薛洋放下染上血污的刀之后才发觉自己干了件什么了不起的事。
薛洋不知道自己是怀揣着什么样的心情回到那个自己和晓星尘的家的,薛洋觉得自己真是爱晓星尘爱到骨子里了,这事要是搁以前的自己……
“阿洋!”薛洋离门口还有一两步的时候便听见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而后便听到自己的伴侣叫着自己名字。晓星尘,等你知道我杀人了,你还会叫我阿洋么。
“道长,今天你怎么那么早回来啊”薛洋笑着,强颜欢笑。
“今天局里没什么事又不是我值班我就早点回来了啊,阿洋你忘记今天什么日子了吗”说着晓星尘做出一副失望的样子。
??“啊!今天是……我们俩在一起的一周年么”薛洋惊了,今天什么日子自己是真忘了,只能按内些小说电视上的套路随便猜。
晓星尘不说话笑眯眯上前将薛洋拥入怀中,还在他脸上偷了个香“嗯,进去吧,我们好好庆祝我们的第一个一年”说罢牵着薛洋的手向屋子里走去。
薛洋被晓星尘说的有些晃了神,半晌才回过神来晓星尘已经在厨房里准备着晚餐了,要是搁平时薛洋还会去厨房里给晓星尘打打下手什么的,可现在薛洋连面对晓星尘的勇气都没有,薛洋觉得从刚刚自己杀了人之后自己周围的一切就都是假的了。
薛洋呆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越看越是心惊胆战,这他妈什么玩意儿,一个一个都是杀人,一天到晚杀个鸡儿,还不如看动画片呢。
一个小时差不多过去了,薛洋在一阵胆战心惊中度过的,生怕什么时候晓星尘突然从厨房出来指控自己,不要自己了。晓星尘也奇怪的很,平时叽叽喳喳的薛洋今天怎么一句话也不说,“阿洋……你……不舒服吗”想了想还是问一下,毕竟这天可不能出什么差错,今天自己已经盼很久了。
“啊?没有啊”本来在沉思的薛洋突然被喊到名字表示自己现在很想死一死,要这样的过还不如自己现在就跟他说呢,算了吧薛洋你还是不敢,怂b。
“好,那你把桌子收拾一下然后去洗手可以吃饭了,诶等一下,顺便去把衣服换一下吧,换内件,就是内件你知道的,快点,我们还要做很多事呢。”晓星尘说着有些激动,熠熠生辉的眸子期待的看着薛洋,嘴角的笑也让薛洋心中满满负罪感。薛洋闷闷的应下了。
换好衣服出来的薛洋看着这房间里的一切,突然就很想哭,昏黄的红烛摆在餐桌正中央,桌上的菜也都是自己喜欢吃的,餐桌的一边坐着等了自己很久的爱人,他正笑意盈盈看着自己,晓星尘真是自己的王子啊,从来都没有人为自己做那么多,小矮子为自己做的自己也没有现在这种感觉。
晓星尘也惊了,不过他想法没有薛洋那么多,他现在心里只想着阿洋真漂亮,这是我的,我一个人的阿洋。他站起身来把薛洋拉到座位上,对着一脸惊愕的薛洋就是亲下去,只是蜻蜓点水的一亲,不带任何情欲的内种。尔后坐回自己的位置。“发什么呆呢,傻瓜,有那么感动吗,快尝尝吧,我特意把你喜欢的菜都学了一遍呢”
薛洋刚拿起筷子准备开动,晓星尘手机响了,晓星尘没有形象暗骂一声,毕竟他平时不说脏话。“阿洋抱歉,我接个电话,我已经提前跟局里说好了,局里给我打电话应该是有重要的事情,抱歉啊阿洋,我马上就好,给我一分钟,就一分钟。”晓星尘歉意的看向薛洋,后者则一副理解的样子,自顾自夹起青菜放进嘴里,薛洋平时不吃青菜。薛洋觉得心突然跳的厉害,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真的很慌,慌到晓星尘回来时薛洋已经泪流满面。
晓星尘走到薛洋旁边,面无表情居高临下看着他“薛洋……是你吗”声音冰冷,只是细细品一下就能听出其中有一丝不可置信与害怕。
薛洋也不反驳“是我,对不起。”同时也抬起头跟晓星尘含着星星的眸对视,他突然觉得轻松了,他觉得晓星尘就算现在拿枪崩死自己也不会有什么怨言甚至做出反抗。可他妈的晓星尘没有,晓星尘听了跌坐在身后椅子上,他哭了,没有撕心裂肺,跟薛洋一样,内种不受控制的眼泪,就是源源不断涌出来划过脸颊。口中还不停说着“为什么是你”“你为什么要这样”“怎么是你啊”薛洋只是坐在那,也不说话,他想不通为什么晓星尘不问他为什么,为什么不想听他解释,晓星尘不是很爱自己么,可晓星尘现在为什么一副皆是自己错了的模样,凭什么啊,正当自卫有错么。
半晌晓星尘才起身,他拉起薛洋不由分说向屋外走“薛洋,你快走,他们要来了,你再不跑你到时候就绝对会死,等一下,钱,对,我去给你拿钱,你快点,快跑,越远越好,千万别回来了,你去找金光瑶,对金光瑶他能护着你,反正……别回来了。”晓星尘念叨着,不知不觉两人都不自觉的泪流满面,薛洋咬着嘴唇,抑制住自己不让委屈的哭声发出来,可就是很委屈,他挣开晓星尘的手,逃会房间里,不一会拿出一个糖罐子,那罐子里有365颗糖,晓星尘给他的生日礼物他一直没舍得拿出来吃,晓星尘那个时候跟他说一天只能吃一个,晓星尘他说糖吃多了会牙疼,晓星尘他说他牙疼到时候可别找他,晓星尘说那个时候他可不要他了。
薛洋抱着那个糖罐子,走出两人共同的家之前又对仰面朝天不想让薛洋看出自己在哭的晓星尘说了句对不起,末了,还加了句我爱你,然后便疯了似得跑,往外跑。直到真正看不到薛洋的身影了,晓星尘才向薛洋跑的地方大喊薛洋薛洋薛洋。他喊了很久,靠在门上,拿了几瓶酒,一个劲往自己嘴里灌,然后把酒往头上浇,脸上的分不清是酒还是眼泪。“薛洋…我也爱你”
薛洋抱着糖罐跑了很久,怕控制不住自己回去找晓星尘,他跑到一个自己都不知道是哪的地方,反正…不认识,没来过。夜晚黑魆魆的一片,他也只是毫无章法的瞎跑。他身上没钱,手机也没带出来,出来自己只带了这个糖罐子。薛洋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身上的衣服特别薄,可是穿着好看,薛洋两只手换着腿吸了吸鼻涕一遍又一遍喊着晓星尘的名字。
晓星尘你要是能怪我多好啊,那我还能少点负罪感,你骂都不骂我,这根本不是我认识那个为了工作能身体都不要的晓警官,你都不说我,也不打我,还让我跑。你这样就会给我造成你还爱我的假象,就会让我觉得我杀了那个人不应该,要是我没杀他你就不会不喜欢我了,就不会不要我了。其实,你不怪我,给我的伤害比骂我打我杀了我大一千一万倍。

一个月,薛洋来到金光瑶家,在金光瑶的庇护下肯定不会被警察发现,不过薛洋很不习惯,总是会控制不住想他。
两个月,警察那边仍然孜孜不倦找薛洋,而薛洋整天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也乐的清闲,反正小矮子老是在他家二哥家里住,不过还是很不习惯没有他。
三个月,薛洋觉得时间真的过的很快,就有点厌倦这样的生活,警察方面已经在压下去这件事了,找薛洋的事也没那么热情了,薛洋从离开晓星尘那天起就一天吃一颗糖,是不是自己不蛀牙晓星尘就不会不要自己 ,虽然很不习惯没有他,可薛洋觉得自己是该习惯了。
十个月,警方可能已经基本忘记了薛洋那茬了,反正那个死的只是个流浪的也没有家人替他天天来找警察怎样怎样谁还管他哟。薛洋也不准备颓废现在在家里当起了网络小说作家,笔名清风明月,他总觉得清风明月和晓星尘配极了。
十一个月,薛洋忘不了晓星尘是真的,甚至想想他就心痛,可是现在已经好多了,薛洋的小说也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薛洋也名声大噪,被内群妹子称为本世纪最有故事的网络写手之一。薛洋对这些倒是不在意,只是那糖要吃完了。
十二个月,薛洋已经虽然还想晓星尘,可已经彻底习惯没有晓星尘的生活了,只是会不时的想晓星尘在干什么会不会也在想自己,算了吧,傻b。瞎几把想什么呢。
第十二个月最后一天。薛洋知道那罐子里就一颗糖了,他可是记得明白着那。傍晚,薛洋在窗边的电脑桌前码字,白皙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跳着舞,金黄色的余晖透过窗子洒在薛洋白皙的手上,配着薛洋迷人的侧颜,构成一副绝美的画,只是总就是那少年和那个人在一起才更配。今天是他第一篇文完结的日子。也是那罐糖吃完的日子,他等着,自己码完这篇就立马吃了。不过自己还是忘不了晓星尘。
最后一个句号敲完,薛洋长呼一口气瘫在转椅上,眯着眼睛手伸进那罐子里,摸出一颗正要撕开往嘴里塞才发现那糖纸已经是被人撕开过了,薛洋睁开眼。入眼是一枚精致却又简单的银戒,薛洋抑制住想哭的冲动,把戒指凑到眼前端详。
那上面刻着字,xxcLOVExy。薛洋鼻头一酸,薛洋忍不住了,趴在桌子上一下子把这一年里对晓星尘的思念都发泄出来。个日了狗的玩意儿,操。哭累了,薛洋又发现罐子最底下有张纸条。
“阿洋,我真的很爱你啊,本来想在你生日和你求婚的,可是很不巧,那戒指没好,所以只能拖一拖了,我把它放在糖里面,想给你个惊喜来着,有没有被惊喜到啊,傻瓜,等我回家,还有,我知道那次我说你蛀牙了我就不喜欢你就不要你了那次你生气了,我开玩笑的,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放弃你的,真的,你相信我。你发现的时候应该是我去上班的时候吧,你不可能熬那么久都不吃糖的,我了解你,你发现了你也别来找我,我可能不在,我不想让你失望,你乖乖在家等我哦,准备好,我带你出去玩,现在去换衣服吧,其实不换也没事,我的阿洋不管怎么样都好看,但是你先把戒指戴上吧,我想一回家就看到你,薛洋,乖乖等我,等我回家。”
“晓星尘……我想你了……真的很想你……也很想家,你能不能……也乖乖等我回家,算了,晓星尘,我现在,好像找不到理由回家了,但你能不能,找个理由,等我回家。”

_这世界太嘈杂周边都是假话,你能不能再找一个理由,等我回家_

520520吃不吃糖!!
宋薛夫夫三十问不能再多了。
oochi严重嘤嘤我也很无奈。

『宋薛‖盼君终得见』


宋薛#
ooc#
小学生文笔#
已经是距离晓星尘自刎第八年了,也是宋岚被薛洋炼成凶尸的第八年,也是……宋岚喜欢薛洋的,第几年呢。
宋岚大概从很多年以前就开始有这种情愫了,什么时候呢,是哪年中秋的时候薛洋一个坐在院子里疯了似的流眼泪一个劲把酒往自己嘴里灌,后来还整个人巴在自己身上哭的时候?还是哪一次冬天雨夹雪的时候屋顶又漏了薛洋扑到晓星尘身上用身体为他挡着这天灾自己终是看不下去去把薛洋拉起来可薛洋竟发高烧拽着自己衣角不松的时候?还是什么时候,宋岚忘了,宋岚想薛洋肯定也记不得了,毕竟自己心里清楚的很薛洋心里就只有晓星尘一个人,自始至终,即使自己八年的陪伴,甚至再陪他一百年甚至更久,那人眼里或许会有自己,可心里仍是满满的晓星尘。
久而久之,宋岚也就释怀了,反正早就知道结局的不是么,自己恨薛洋么?当然恨,怎么会不恨,而且还是内种恨到骨子里的内种恨。可有用么?自己爱薛洋更是爱到骨髓里,爱到内种自己竟然可以容忍甚至刻意去忘记薛洋曾经犯下的种种,皆是因为自己心悦薛洋。时隔多年,宋岚还记得薛洋穿上晓星尘雪白的道服覆上白绫背上霜华的前一天晚上。薛洋已经很久没休息了,几天的精力仿佛都在准备着第二天的背水一战。夜幕升起薛洋突然来了精神,拎着不知从哪来的酒兴致高涨的拉着自己到院子里,薛洋酒量不好,不下几口就醉了,可还是老喝酒,喝酒能忘记那些伤痛么?当然不能,只是能让人逃避那些伤痛而已。自己虽然是个道士,可就是酒量好,也不知怎的。月亮特别圆,夜色迷迷,自己在那金黄的圆月里看到了薛洋。薛洋那晚真是可以说是完全黏着自己的,一直拉着自己衣角,不肯回房,口中还一直嘟囔着道长道长,也不知道是在叫自己还是叫晓星尘,定是晓星尘吧,怎么会是自己呢。鬼使神差的,一股莫名的醋意涌上心头,自己早就应该习惯了不是吗,可就是恼。
宋岚发狠似得咬上了薛洋的唇,唇齿交合一股甜甜的糖味溢入宋岚口中,“唔”薛洋吃痛的低吟一声“道长”道长道长,晓星尘晓星尘,又他妈的是晓星尘。宋岚也顾不上什么正人君子了,将唇移到薛洋耳垂边含住他的耳垂咬着耳朵问薛洋叫谁。“道……道长”薛洋的声音一直是甜腻的,这个宋岚当然知道,可现在的薛洋甜腻的声音染上了带着情欲的软糯,而这样的薛洋,是因为宋岚,因为自己,是因为自己,这样的认知充斥着自己整个大脑,宋岚手指扣上薛洋后脑勺,又一遍问“叫谁,好好回答”说着咬了一口薛洋被吻的殷红的唇。薛洋又一阵吃痛,这下宋岚可是没留情的咬的,薛洋这才眯了眯眼“宋岚啊。”是宋岚啊,不是道长。薛洋是醉了可还有一丝刻在脑中的意识,只想要晓星尘。下一秒薛洋便感觉自己被放了下来,耳边响起宋岚冰冷的声音“失态了抱歉。”薛洋抬头看了看宋岚,宋岚脸上的表情薛洋看不到,可语气的冰冷令薛洋一阵委屈,薛洋站起来可醉酒的头晕又令薛洋作势要倒下去,薛洋在倒下去的最后一刻又被人给捞了上来。
“我错了”薛洋终于可以看清楚宋岚的表情了,可是那表情薛洋描述不出来,看着是很生气,可又不像生气,是悲伤吗?可却没有半分悲伤,明明还是那副冷冰冰的黑衣道长的模样啊。薛洋是真醉了,这哪是薛洋呢?薛洋会说我错了吗?不会,薛洋会像个孩子一样嘟起嘴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吗?不可能。薛洋……他会可怜兮兮的拽着宋岚袖子想要宋岚理理自己吗?是不会,可薛洋就是做出来了。宋岚真是没奢望过薛洋口中能出现自己的名字,可他妈的今晚好像都成真了。
“宋岚~岚岚~我错了还不成嘛~理理我嘛~……”就一次吧,宋岚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好像在下什么重要的决定。宋岚低下头去吻住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本以为薛洋知道是自己以后会推开,可薛洋没有,还双手环上了自己的脖颈。渍渍的水声在这个寂静的夜晚显得无比清晰,两人体温越升越高。直到后来宋岚的手解开了薛洋的腰带,移到薛洋衣服里玩弄那两粒红豆……

以为我会开车么,不存在的,刹车真刺激。

宋岚不知道原来一个凶尸也会像正常男人一样有欲望,可薛洋准备的那么多不就是为了第二天么。世上绝对没有圣人能没有私欲完全为旁人着想,可世上有痴人就比如宋岚这样明明肯定薛洋准备那么多就是为了晓星尘的事可还是不想令薛洋那么多天的努力就因为这一晚功亏一篑。
那晚就要做到最后一步的时候宋岚把薛洋轻轻放到了床上,从薛洋额头开始把薛洋亲了个遍,薛洋嘴里还不要命的嘟囔着宋岚的名字,终于不是道长了,终于不是晓星尘了。那晚宋岚将冷水一盆一盆的往自己身上浇,最后也没有进屋而是在院中靠着刚刚薛洋靠过的那棵树睡着了。
即使没有做到最后一步,可自己盼了那么久的东西,终于在这怕是最后一天的时候得到不是么,还求什么呢。
其实那晚宋岚做了自己不论是人还是凶尸的第一个春梦,对象是薛洋。
-盼君终得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