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洋的ymylbqh女孩今天也喜欢周总

周彦辰是命。
爱他就让他当受。
爱他就all他👌。

@ @并不机智的少年 😭😭😭我的one pick呜呜呜。
宝藏女孩我一定要吹爆您。😭😭😭
不仅文笔好不说,说话还特别可爱让人想☀/划掉,完全就是女神了。😭😭
您永远是我的心上one pick我永远喜欢您。😭😭😭
原地爆哭我怎么会遇到您那么优秀的太太。😭😭
不会说什么华丽词藻只会水沙雕图了。😭😭我永远喜欢您。😭😭

<寻>4

岩罗#
来自快开学然鹅作业还有一大堆的苦逼学生的ooc#
想了想早恋就早恋吧爱情这种东西控制不住的除非快点完结要不然就得弃坑了可还行。
拖延症晚期冷圈少女再也不想搞长篇了😭😭😭
放眼望去,全篇骚话。😭😭😭
我爱岩罗😭😭😭给岩罗滑跪😭😭

一下课罗正就被那群女生甚至还有两三个男生给围住,叽叽喳喳的在罗正耳边问这问那,要不然就是夸罗正怎么长得那么好看。董岩磊在一旁蹙起了眉转过头不去看罗正,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生气。
罗正被这场面给吓住了,要是是别人被这么围起来他不可能被吓到,可问题是现在这种宛若被众星捧月的主角是自己。

干干的一个一个回答过去,直至上课那群人才纷纷散去。罗正长呼一口气。

“开心吗” 数学课上罗正正做着笔记董岩磊突然来这么一句。

“啊?” 罗正眼睛还是盯着黑板手下工作也没停听董岩磊不知何起的来这么一句毫无灵魂的回了声啊。
董岩磊见罗正一个眼神一个侧目都不给自己,当下只闷闷道了声没事便再次趴下去头搁在手臂上偏头不去看罗正,一手则毫无灵魂的抄着黑板上无聊乏味的公式。

接下来一个上午董岩磊都没有理自己,中午吃饭董岩磊也一下课就跑出教室最后还是班长带自己去的食堂。

罗正虽然心下奇怪的很,但几十个小时的相处不能说摸透董岩磊,就很浅显的董岩磊的性格还是了解一点的,就比如说没头脑,就比如说吧董岩磊现在一个上午不理自己,但下午上课的时候肯定还是会和自己说话,迟早恢复正常的。而董岩磊具体为什么突然不理自己了罗正没有深究也懒得去深究。

不出罗.预言家.正所料。下午都没到,就中午上课的时候董岩磊就又往罗正旁边凑。

嘁,到最后还不是主动来找我了,罗正心中升起这样的想法。不知所起,不知是青春期男孩子的自尊心作祟还是源于某种不可喻因素。

两人心里都知道有上午那茬,又心照不宣,仿佛上午那场因董岩磊占有欲(后话,后话)生起的无声的不愉快没有发生过。

罗正的到来确实是在班上掀起轩然大波,不仅是六年二班这一个班的人知道班里有个神仙似得人儿,不仅长得好看,性格还很好,还贼讨老师喜欢,完全就是男神了。就连整个学校都知道了,哦豁,这下罗正出名了,

罗正和董岩磊回家途中碰到几个同学家长都会被夸一番,都是没上过什么学的粗人,也说不出什么华丽词藻,只是拍拍罗正的肩膀,用赞赏的眼神看着罗正,眼里写满了,哦哟不错哦此类。

罗正他心里就是一些飘飘然了,怎么说呢他一直都是不怎么被关注的那种,突然,就是自己被那么多人关注了,虽然说是无所适从吧但还是有点开心的。

但是罗正看董岩磊表现好像不是特别开心那样子,就是从今天那些同学都围着自己开始董岩磊就不是特别对劲了,也说不上来哪不对劲,反正就是说话少了,也没有那么没头脑了,叫人挺不习惯的来着。

“董岩磊,你今天怎么话突然那么少了”寻思半天觉得还是问出来比较好,他栗子啊呸他罗正要宣扬拒绝冷暴力,(并没有所谓冷暴力)

“不是,我是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儿,挺重要的”董岩磊踢着脚下的小石子玩得还挺欢脱,突然被cue到又立马戏精上身故作深沉仿佛自己要公布一项惊天大事。

屁话精董岩磊上线#

罗正的疑惑×1。

“嗯?”罗正发出一个单音节,这下真不是他想找个话题打破这个尴尬的局面了,董岩磊装蒜那下子便可见董岩磊又变回那个没头脑了,en一下完全就是自己想要知道而已,董岩磊又要说什么屁话。

“我刚来的时候也有很多人崇拜我的!一口一个磊哥的叫,但是时间一长我搁他们面前晃悠久了他们就看腻我这个帅哥了,之后我去问一个同学怎么不把自己当男神了,那个小崽子说我话太多了。???不符合我的形象”说着董岩磊做出黑人问号脸的模样。

罗正在崩坏高冷清冷沉默寡言的形象边缘徘徊。

“于是我现在重新审视了一下自己,我觉得就我这个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英姿飒爽(此处省略n个磊子自夸)的美好容貌,不应该那么聒噪,我要高冷,做那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董老大,这个人设我说实话吧非常非常不适合我”

此处自行脑补我们的栗子嘎嘎嘎嘎的如雷爆笑声

好了,我一脚踏进ooc罗正的坑里不去不返了。

skrskrskr!

<寻>3

岩罗#
七夕份的沙雕ooc文字#
私设如山#
七夕,写作业的好日子#

好像罗正本身就是家里的一员,可明明罗正只是加入这个家庭才一天多一点差不多,而自己问他从哪来,怎么会来到这个小地方,他的父母呢,他家人会来接他走吗诸如此类的问题,罗正都闭口不答,缄默不语,为此自己还被罗正打了一拳??

想到这董岩磊心疼的揉了揉自己的侧脸,过分的是吃晚饭的时候自己亲妈看出来了自己被打居然还惨遭亲妈嘲笑???

人间不值得……真的,罗正才是妈妈亲儿子吧,我是捡来的,是我董岩磊卑微了。

董岩磊确实在这点上很卑微,就比如董岩磊想知道但是罗正不告诉他的事情,董岩磊亲妈全都知道也没告诉董岩磊。

罗正不知道董岩磊心里想的什么,但是他很想辩解一下他也不知道董岩磊亲妈为啥对自己这么好。罗正不傻,从董岩磊妈妈的眼神就可以看出她是确实挺喜欢自己的,lz自从那次车祸自己双亲双双离世自己也落了个失忆,母爱这种东西就不属于他了来着。

他拥有的本就不多,董岩磊和他妈妈对自己那么好虽然董岩磊跟个大傻子一样,感觉不真切是肯定的,罗正直至现在还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来着,可又那么真实,从前他都忘了,可他现在,在这片地方,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唉不说了,太煽情了,太煽情了啊!

今天的罗正是流泪栗子,他不打磊子,他只流泪。(dbq我又沙雕了)

至于董岩磊妈妈为什么那么喜欢罗正,没有什么狗血什么什么的,仅仅因为罗正长得特别中董岩磊妈妈,当然这只是原因之一而已,至于其他大概就是看眼缘这些的吧,罗正挺像自己一个亲戚的,那什么来着,迟早想起来的,毕竟来日方长嘛。

翌日,又是磊子过早遭受社会毒打的一天

“董岩磊你赶紧起床!!”

罗正一直以为董岩磊妈妈是个特别温柔就是那种特别怎么说呢就是不会生气的那种女人,说话也是细声细语……说不下去了dbq。

罗正庆幸自己之前也过早受到社会毒打所以现在会醒的比较早,扭头看看刚刚被亲妈叫醒然后亲妈走了再次倒下的董岩磊。呵。

“你快点,要迟到了。”罗正没有太大声,他要保持高冷(bushi)的形象,不能像董岩磊一样,昨天一不小心打董岩磊那拳自己也没用多少力,真的,董岩磊看上去皮糙肉厚的怎么皮肤那么娇,太虚假了叭。

董岩磊妈妈特意嘱咐老师把罗正和董岩磊安排在一个班,两个人也好有个照应。妈妈再也不怕磊子在学校不听话了。

董岩磊妈妈领着罗正去见了老师,其实本来也不用,主要就是带着罗正熟悉一下老师那样子,至于其他的,昨天都已经和校长说好了,今天直接来上学就好了。

那老师是个很年轻的男人,十八九岁的样子,长得很帅气,看着挺好相处的样子,这是罗正对于秦奋老师的第一印象,但是后来不管是在课上还是从董岩磊口中了解到的秦老师也确实跟自己猜想的一样,请叫我真.罗半仙。

“同学们,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位新同学,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新同学!”下面以董岩磊为首的掌声便噼里啪啦的响起来。

罗正走到讲台桌的朋友对下面鞠了一躬开口“大家好,我叫罗正”随后目光转向秦奋“老师,那我坐在?”

秦奋往底下扫了几眼,最后示意罗正坐到董岩磊旁边,天地良心秦奋真不是故意把他俩安排坐在一块的,罗正长得高本来就是应该坐在后面,那董岩磊旁边有个空位他俩刚好可以更好的向照应了。这就是命中注定的事情,日后他俩成了别说是我老秦给俩孩子那么小(并没有)就牵线昂。/bhys再次沙雕。

董岩磊刚刚看秦老师在这块来回扫还寻思着难道秦老师不准备给他和罗正(牵线,呸)安排在一块来着,吓死了,罗正不和我坐一块下次他又突然肚子疼晕倒了咋办。/借口

罗正一进门那些孩子的目光就被罗正给吸引了,理由不外乎只有一个,罗正长得好看。罗正再一开口。哦豁,完蛋。整节课就只有零零星星几个人在认真听课,其他人都一心两用的要不然就是完全不在听课一直盯着罗正。

当然这其他人之中也包括董岩磊

私设如山,
文笔……不存在,
就一看一乐呵吧,
感谢观看。

寻≮2≯

岩罗#
没头脑和不高兴的爱情超级美好呜呜呜哭泣#
ooc严重预警#
勿上升蒸煮👌#

董岩磊一起床还没睁开朦胧的睡眼就下意识的把手往一旁划了划,可手上的触觉??猛的一睁眼,罗正在一旁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自己,而自己的手……放在罗正的胸口处。

董岩磊倏地把手拿开,殷红再次蔓延至耳际,他一脸歉意对着还沉浸在自己被男孩子给摸胸了的诧异中的罗正连连道歉,期间都不敢直视罗正的眼神,也不敢看着罗正,只是把头低下,这样做似乎是要掩饰自己脸又红了的事实。可也因此没有注意到罗正的双颊也浮上了两抹可疑的红晕。

罗正僵硬的坐起来,轻轻应了声没事就急急忙忙下了床。他怎么那么急,他也在害羞么。

或许吧。

董岩磊的母亲一早就起来准备早餐,现在是假期不用上学,既然罗正在这里常住那上学的那些事肯定也是迟早要安排的,这一天时间里董岩磊母亲也有时间把罗正给安顿好。

吃完早餐董岩磊母亲就去镇上给罗正安置衣服那些东西了,罗正比董岩磊矮一点点,骨架子也比董岩磊稍微小一点,比他瘦一点,买衣服的话就买比董岩磊少一号的就好了。至于其他的已经询问过罗正了他不挑剔的。

而董岩磊则带着罗正到处走走,熟悉一下环境。

罗正本身话就不怎么多,而董岩磊本身就是话比较多的那种。可神就神在两个人跟心有灵犀似得,罗正他想问但没有问出来的,董岩磊都跟有读心术似得以自言自语的方式回答罗正心中的困惑。

“你是有读心术么”罗正忍不住问道

“啊?啊没有啊,怎么突然问这个”董岩磊奇怪为什么罗正要问这个不搭噶的问题。

“怎么我想问但没问的你说出来了。……”

听到这个问题,董岩磊先是一愣随后又笑了笑道“咱俩有心灵感应吧啊哈哈哈哈”

是么,罗正发现自己最近老脸红是怎么回事。

“这个村子叫岩罗村,是a城边际的一个小村子,近些年政府好像挺多项目需要地的,很多村子已经被改造成游乐场要不然就是水上世界了,村民拿到拆迁款肯定也不少。”董岩磊说这个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大概再过一段时间就拆到我们这来了呢,或许那就是明天的事”董岩磊和罗正躺在谷垛上,欣赏着天边火红的火烧云。

“罗正,你从哪来的啊”董岩磊突然扭头盯着罗正的侧脸看,“罗正你长得真好看”

“是吗,你这是在夸我吗”罗正没有意识到董岩磊在看着自己,只是就这么看着天边的红霞渐渐将整片天空晕染至赤色。

董岩磊疑惑,这不是夸他么??“是夸你啊,罗正你真好看,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

罗正小弧度勾了勾嘴角“你也是”董岩磊觉得自己要溺死在罗正的这个笑里了,“我也是你遇到过最帅的人吗”

不能脸红,不能脸红,不能脸红,罗正拍拍自己的脸,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不去想董岩磊这个傻子在说什么胡话。

罗正起身跳下谷垛,伸手还拉了一把董岩磊,董岩磊没个准备一个趔趄差点摔了,“啊不好意思你没事吧”罗正连忙道歉,面色涨红的紧张着的可爱模样在董岩磊这颇为受用。

他仗着自己比罗正高在罗正脑袋上揉了两把,罗正头发非常柔软摸着特别舒服,几根毛翘了起来的样子特别可爱,董岩磊忍不住又揉了两把。

罗正:???

罗正一把拍下自己头上作乱的手,“回家啦”说着疾步走回家。

董岩磊勾勾嘴角也跟上去揽住罗正的肩,“栗子你还没有回答我呢,我是不是你见到过最帅的人嘛,我觉着我是我们全村最帅的人,没有之一”

“可拉倒吧你,还有栗子是什么鬼啦”罗正翻了个白眼给董岩磊嗔道。

“罗正罗正栗子栗子,反正你就是栗子,你现在是栗子了。”

“我不是!”

“你就是。”

“我不是!!”

“你就是!!栗子栗子栗子!”“滚啦”罗正笑着,他很久没开心了。

罗正察觉自己跟董岩磊相处的这才一天差不多的时间竟然被这家伙逗笑了那么多次。

进展太快了吧这也。

还是忍不住bb一下:dbq我忏悔他俩确实进展快了点,毕竟他们这个年龄设定是现在他们才小学六年级,感情线现在是非常朦胧的那样子对,就是现在是兄弟情那样子,……看下来如有不适是我的锅,就当他俩的社会主义兄弟情比较浓厚吧。……我等不及要写他们的爱情了我哭了,不远了👌。
今天的我依然短小嗯对。
岩罗锁了岩罗szd。

≮寻≯

岩罗#
私设如山#
呜呜呜没头脑和不高兴的爱情超美好#
表白正正倾世美颜#
顺便祝奶泡祝丞丞出道四个月快乐!!大厂男孩都给我一直走花路!!


罗正是被拽醒的,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来到了这个地方,一个黑脸大汉粗鲁的将自己甩下车后就开车走了,就留下自己一个人在这里。

罗正早就知道了,自己迟早被他们抛下,所以他也尽量表现的听话,不敢有丝毫忤逆自己所谓的叔叔阿姨,确实是失算了,居然被他们在自己睡觉时有了可乘之机。

现在的罗正确实是一个人了,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眼前是一大片麦田,金黄金黄的,一望无际。脚下是坑坑洼洼的黄泥路面,沿着这条路走,远处有几间房子。

罗正一个人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现在真的挺无助的,他特想哭,可又哭不出来,眼泪就搁眼眶子里头了,可就是掉不下来。

太阳渐渐临近西山,罗正没想到自己居然能站着不动就这么发呆沉思站个那么久,肚子也发出咕噜的声音来,也是,自己昨天下午开始就没吃饭了来着。
他沿着这条路就这么走,夕阳投下拉的这个纤瘦少年的影子很长很长。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走,至少要走到有人的地方才能有人帮自己吧,罗正这么想着。

董岩磊承认,第一眼看见罗正就被罗正吸引了,怎么会有男孩子生的那么娇俏,一向咋咋呼呼的董小霸王,竟像个小姑娘似得悄悄跟在罗正的身后,不敢上前主动搭话,他本来想着这男孩子是不是谁的亲戚来这边玩的,可是又转念一想穷乡僻壤的能有什么好玩的,而且,他身上穿的挺贵的吧,那气质,也不像是会跟这样的地方扯上边的人。

那少年一路走着,董岩磊就一路跟着,董岩磊寻思着他要去哪啊到底,这越走越远那边可没人了诶,没想到这个男孩子竟然突然扶着旁边的铜门捂着肚子一脸痛苦地蹲了下去。

董岩磊立马不淡定了,直接冲上去就扶起罗正关切问道“诶,没事吧”

罗正不语,只是紧咬着下唇,极力忍痛的模样。董岩磊二话没说就将罗正打横抱起,把突然受到公主抱的罗正给吓懵了,下意识的就环上了董岩磊的脖子,这叫两个面临青春期的男孩子一下子都红了脸,“我……我先带你回我家吧。”

罗正不是不说话怎样的,只是疼痛叫他开不了口,以前都没有那么疼过,主要是罗正从小就比较娇的那种,腹部传来阵阵剧痛,宛如刀绞。只得微微点了点头。

董岩磊早就拔开腿大步流星把罗正往自己家抱了,那身体不舒服肯定要看的嘛,那也由不得你,董岩磊没等罗正回答就将罗正抱回家时是这样想的。

董岩磊父亲在外打拼,家里只有他和他的母亲,董岩磊母亲是个挺年轻挺漂亮的女人,怎么说呢她身上没有那种在这种地区的女人的感觉,她身上有种罗正用语言形容不出来的韵味。她一看到罗正就像看到自个亲儿子似得,把自己真正的儿子给晾一边了,董岩磊跟自己母亲说明了自己捡到罗正的全过程,绝口不提自己悄悄跟着罗正还红了脸。

后来董岩磊才知道他叫罗正,他刚刚是胃疼,与他以后要长期住在自己家了。家里没有多余的床了,母亲睡一张,另一张就只能董岩磊和罗正挤挤了。
董岩磊也不知道自己出去买醋的时候母亲和罗正说了什么,反正就是感觉他俩才是母子俩,有说有笑,自己是被抛弃的那个。罗正看起来话不是特别多,至少在自己面前是这样,也不是特别爱笑,至少在自己面前是这样,但是董岩磊也在罗正与自己母亲的聊天中捕捉到了罗正的笑,上次老师说的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哦对对,是一笑倾城,形容的就是罗正这样的吧。

是夜,董岩磊和罗正本来两人各一头的,可董岩磊还是没忍住待罗正睡熟了之后爬起来注视着罗正美好的睡颜,凝脂玉般的肌肤,高挺的鼻梁,微薄的唇瓣……董岩磊没有见过那么好看的人,董岩磊觉得电视上的那个明星都没有罗正好看。他小心翼翼在罗正旁边躺了下来 ,把手覆在罗正那骨节分明修长的手上,过了很久才睡下,迎接拥有罗正的第一天(并没有)。

-着迷于你眼睛, -银河有迹可循。
/呜呜呜周总真的太好看我哭了
/qaq自制拼接壁纸望喜qaq
/原图源网络。

请不要脸的继续随便到处踩洋洋。
毕竟不喜欢洋洋算我输。
鸟你们算我输。
😊

沙雕极了我。跟波风啊哈哈哈哈。
明天就更那个玩意儿。不拖了,被考试支配的痛苦。

戒得了烟,你却是一辈子也戒不掉了

配合上一篇戒了烟染上悲伤食用,谢谢。

薛洋缓缓把戒指小心翼翼套在中指上,然后放到自己眼前瞧了瞧,骨节分明而又白净修长的手指配上那枚简练精致的银戒,竟出奇的合适。薛洋觉得这大概是离开晓星尘之后自己第一次那么开心了叭。薛洋突然就想和自己内些粉丝分享一下了,毕竟她们陪自己走过了很多自己觉得生活没有指望且活不下去的日子。他对着夕阳拍了张手照,光线投到银戒上使银戒发出微弱的光。
发出去不到一分钟便有人评论
“卧槽宝贝儿你嫁出去了???”
“喜欢的人结婚了,新娘不是我系列”
“卧槽宝贝儿你几个月没更新了,一更新还更新那么大的吗”
“就我一个人注意到这戒指怕不是男款么”
“同楼上,这怕不是男款”
“男款+1”
“你终于做了别人的小受~”
“清河人民发来贺电”
“兰陵人民发来贺电”
……………………
薛洋看着下面的评论,大多都是清一色的“你终于做了别人的小受”诸如此类。薛洋心里不知怎的就甜甜的,就内种,就内种突然很想见到晓星尘的甜,就内种突然很想晓星尘的内种甜。
薛洋是个行动派,想到了就马上做,他连衣服都没换只是穿着衬衫和一条极薄的裤子就出门了。
正值晚秋,秋风萧瑟,薛洋就穿那么点也不免有些冷了,不过他也没空管那么多,他现在只想见晓星尘,内种远远的看看也好。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街上的车特别少,薛洋的房子还是在离城区挺远的地方,平时车少,今天直接没有,哦豁,完蛋。薛洋本来想折回去换件衣服再出来的,但想了想还是不了,没有什么原因,就是怕错过车,其实主要还是他懒得回去了,这才是正解dei。
他走在两旁栽满桂花树的小道上,桂花的清香将薛洋整个人紧紧包住,桂花撒落一地,薛洋踩在桂花瓣上,就有些柔软的感觉,然后就有点像走红毯的感觉,薛洋想着,他觉得自己怕是神经病,谁穿成这样走在红毯上的,神经病吧。然后他抬头,就看见了和他一样神经病的晓星尘穿着一件雪白的衬衫和一条看着还挺薄的裤子在离他十几米的地方气喘吁吁的看着他。看见薛洋的目光到自己身上了,他笑起来。
眉眼生辉,一眼万年。
薛洋他跑起来,猛扑到晓星尘怀里。晓星尘抱着薛洋,把下巴搁在薛洋头上一个劲蹭,他的阿洋瘦了,真的瘦了,他经历了些什么才能瘦那么多啊。
薛洋脑袋埋在晓星尘胸口,也一个劲往晓星尘怀里钻,他的晓星尘怎么变成这样一副样子了,眼下的乌青,下巴上新长出来的胡渣,很久没有好好打理过的头发和憔悴的神色,不过,自己的晓星尘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其实晓星尘真没有薛洋想的那么严重,除了黑眼圈和没来得及剃的胡渣,其他的其实都还好,晓星尘就是依然很帅dei。
薛洋抬起头来,不曾想晓星尘也在注视着自己,两人对视良久,就是想比比谁先红了眼眶,嘴上可以骗人,但最本能的反应却是骗不了人的,没想到的是看到对方眼中那一丝隐忍与思念,同时红了眼。
两人没有再说什么多的话,薛洋也忘了自己怎么就跟晓星尘回了家,然后吃了饭,然后睡觉,然后回到正轨,然后和以前没俩样。
薛洋以前总觉得自己和晓星尘都那么优秀,感情也得轰轰烈烈的才有意思,可一年的分别晓星尘为了自己违背了原则,包庇了自己所犯下的无法洗脱的罪之后。
薛洋才明白,其实只要往后余生,风雪是他,平淡是他,清贫是他,荣华是他,心底温柔是他,目光所至,也是他。就那样,此生就算在他的枪口下结束又何妨
“老公,你去年给我的糖被我吃完了,我乖乖的没有一天吃多,你给我的戒指我也看见了,我觉着那个戒指只有配我的手才最好看是不是”
“躺吃完了再买,我的阿洋真听话,我的阿洋最好看了,全世界最好看”
“晓星尘你嘴怎么突然那么甜了???你变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因为,刚刚亲了你啊”

-世间万物,都不及你,原则也抵不过我爱你-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贫是你,荣华是你,心底温柔是你,目光所至,也是你-

戒了你染上悲伤,可请你能不能再找个理由等我回家。


晓薛#
现代#
我jio很甜(bushi)#
薛洋放下染上血污的刀之后才发觉自己干了件什么了不起的事。
薛洋不知道自己是怀揣着什么样的心情回到那个自己和晓星尘的家的,薛洋觉得自己真是爱晓星尘爱到骨子里了,这事要是搁以前的自己……
“阿洋!”薛洋离门口还有一两步的时候便听见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而后便听到自己的伴侣叫着自己名字。晓星尘,等你知道我杀人了,你还会叫我阿洋么。
“道长,今天你怎么那么早回来啊”薛洋笑着,强颜欢笑。
“今天局里没什么事又不是我值班我就早点回来了啊,阿洋你忘记今天什么日子了吗”说着晓星尘做出一副失望的样子。
??“啊!今天是……我们俩在一起的一周年么”薛洋惊了,今天什么日子自己是真忘了,只能按内些小说电视上的套路随便猜。
晓星尘不说话笑眯眯上前将薛洋拥入怀中,还在他脸上偷了个香“嗯,进去吧,我们好好庆祝我们的第一个一年”说罢牵着薛洋的手向屋子里走去。
薛洋被晓星尘说的有些晃了神,半晌才回过神来晓星尘已经在厨房里准备着晚餐了,要是搁平时薛洋还会去厨房里给晓星尘打打下手什么的,可现在薛洋连面对晓星尘的勇气都没有,薛洋觉得从刚刚自己杀了人之后自己周围的一切就都是假的了。
薛洋呆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越看越是心惊胆战,这他妈什么玩意儿,一个一个都是杀人,一天到晚杀个鸡儿,还不如看动画片呢。
一个小时差不多过去了,薛洋在一阵胆战心惊中度过的,生怕什么时候晓星尘突然从厨房出来指控自己,不要自己了。晓星尘也奇怪的很,平时叽叽喳喳的薛洋今天怎么一句话也不说,“阿洋……你……不舒服吗”想了想还是问一下,毕竟这天可不能出什么差错,今天自己已经盼很久了。
“啊?没有啊”本来在沉思的薛洋突然被喊到名字表示自己现在很想死一死,要这样的过还不如自己现在就跟他说呢,算了吧薛洋你还是不敢,怂b。
“好,那你把桌子收拾一下然后去洗手可以吃饭了,诶等一下,顺便去把衣服换一下吧,换内件,就是内件你知道的,快点,我们还要做很多事呢。”晓星尘说着有些激动,熠熠生辉的眸子期待的看着薛洋,嘴角的笑也让薛洋心中满满负罪感。薛洋闷闷的应下了。
换好衣服出来的薛洋看着这房间里的一切,突然就很想哭,昏黄的红烛摆在餐桌正中央,桌上的菜也都是自己喜欢吃的,餐桌的一边坐着等了自己很久的爱人,他正笑意盈盈看着自己,晓星尘真是自己的王子啊,从来都没有人为自己做那么多,小矮子为自己做的自己也没有现在这种感觉。
晓星尘也惊了,不过他想法没有薛洋那么多,他现在心里只想着阿洋真漂亮,这是我的,我一个人的阿洋。他站起身来把薛洋拉到座位上,对着一脸惊愕的薛洋就是亲下去,只是蜻蜓点水的一亲,不带任何情欲的内种。尔后坐回自己的位置。“发什么呆呢,傻瓜,有那么感动吗,快尝尝吧,我特意把你喜欢的菜都学了一遍呢”
薛洋刚拿起筷子准备开动,晓星尘手机响了,晓星尘没有形象暗骂一声,毕竟他平时不说脏话。“阿洋抱歉,我接个电话,我已经提前跟局里说好了,局里给我打电话应该是有重要的事情,抱歉啊阿洋,我马上就好,给我一分钟,就一分钟。”晓星尘歉意的看向薛洋,后者则一副理解的样子,自顾自夹起青菜放进嘴里,薛洋平时不吃青菜。薛洋觉得心突然跳的厉害,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真的很慌,慌到晓星尘回来时薛洋已经泪流满面。
晓星尘走到薛洋旁边,面无表情居高临下看着他“薛洋……是你吗”声音冰冷,只是细细品一下就能听出其中有一丝不可置信与害怕。
薛洋也不反驳“是我,对不起。”同时也抬起头跟晓星尘含着星星的眸对视,他突然觉得轻松了,他觉得晓星尘就算现在拿枪崩死自己也不会有什么怨言甚至做出反抗。可他妈的晓星尘没有,晓星尘听了跌坐在身后椅子上,他哭了,没有撕心裂肺,跟薛洋一样,内种不受控制的眼泪,就是源源不断涌出来划过脸颊。口中还不停说着“为什么是你”“你为什么要这样”“怎么是你啊”薛洋只是坐在那,也不说话,他想不通为什么晓星尘不问他为什么,为什么不想听他解释,晓星尘不是很爱自己么,可晓星尘现在为什么一副皆是自己错了的模样,凭什么啊,正当自卫有错么。
半晌晓星尘才起身,他拉起薛洋不由分说向屋外走“薛洋,你快走,他们要来了,你再不跑你到时候就绝对会死,等一下,钱,对,我去给你拿钱,你快点,快跑,越远越好,千万别回来了,你去找金光瑶,对金光瑶他能护着你,反正……别回来了。”晓星尘念叨着,不知不觉两人都不自觉的泪流满面,薛洋咬着嘴唇,抑制住自己不让委屈的哭声发出来,可就是很委屈,他挣开晓星尘的手,逃会房间里,不一会拿出一个糖罐子,那罐子里有365颗糖,晓星尘给他的生日礼物他一直没舍得拿出来吃,晓星尘那个时候跟他说一天只能吃一个,晓星尘他说糖吃多了会牙疼,晓星尘他说他牙疼到时候可别找他,晓星尘说那个时候他可不要他了。
薛洋抱着那个糖罐子,走出两人共同的家之前又对仰面朝天不想让薛洋看出自己在哭的晓星尘说了句对不起,末了,还加了句我爱你,然后便疯了似得跑,往外跑。直到真正看不到薛洋的身影了,晓星尘才向薛洋跑的地方大喊薛洋薛洋薛洋。他喊了很久,靠在门上,拿了几瓶酒,一个劲往自己嘴里灌,然后把酒往头上浇,脸上的分不清是酒还是眼泪。“薛洋…我也爱你”
薛洋抱着糖罐跑了很久,怕控制不住自己回去找晓星尘,他跑到一个自己都不知道是哪的地方,反正…不认识,没来过。夜晚黑魆魆的一片,他也只是毫无章法的瞎跑。他身上没钱,手机也没带出来,出来自己只带了这个糖罐子。薛洋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身上的衣服特别薄,可是穿着好看,薛洋两只手换着腿吸了吸鼻涕一遍又一遍喊着晓星尘的名字。
晓星尘你要是能怪我多好啊,那我还能少点负罪感,你骂都不骂我,这根本不是我认识那个为了工作能身体都不要的晓警官,你都不说我,也不打我,还让我跑。你这样就会给我造成你还爱我的假象,就会让我觉得我杀了那个人不应该,要是我没杀他你就不会不喜欢我了,就不会不要我了。其实,你不怪我,给我的伤害比骂我打我杀了我大一千一万倍。

一个月,薛洋来到金光瑶家,在金光瑶的庇护下肯定不会被警察发现,不过薛洋很不习惯,总是会控制不住想他。
两个月,警察那边仍然孜孜不倦找薛洋,而薛洋整天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也乐的清闲,反正小矮子老是在他家二哥家里住,不过还是很不习惯没有他。
三个月,薛洋觉得时间真的过的很快,就有点厌倦这样的生活,警察方面已经在压下去这件事了,找薛洋的事也没那么热情了,薛洋从离开晓星尘那天起就一天吃一颗糖,是不是自己不蛀牙晓星尘就不会不要自己 ,虽然很不习惯没有他,可薛洋觉得自己是该习惯了。
十个月,警方可能已经基本忘记了薛洋那茬了,反正那个死的只是个流浪的也没有家人替他天天来找警察怎样怎样谁还管他哟。薛洋也不准备颓废现在在家里当起了网络小说作家,笔名清风明月,他总觉得清风明月和晓星尘配极了。
十一个月,薛洋忘不了晓星尘是真的,甚至想想他就心痛,可是现在已经好多了,薛洋的小说也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薛洋也名声大噪,被内群妹子称为本世纪最有故事的网络写手之一。薛洋对这些倒是不在意,只是那糖要吃完了。
十二个月,薛洋已经虽然还想晓星尘,可已经彻底习惯没有晓星尘的生活了,只是会不时的想晓星尘在干什么会不会也在想自己,算了吧,傻b。瞎几把想什么呢。
第十二个月最后一天。薛洋知道那罐子里就一颗糖了,他可是记得明白着那。傍晚,薛洋在窗边的电脑桌前码字,白皙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跳着舞,金黄色的余晖透过窗子洒在薛洋白皙的手上,配着薛洋迷人的侧颜,构成一副绝美的画,只是总就是那少年和那个人在一起才更配。今天是他第一篇文完结的日子。也是那罐糖吃完的日子,他等着,自己码完这篇就立马吃了。不过自己还是忘不了晓星尘。
最后一个句号敲完,薛洋长呼一口气瘫在转椅上,眯着眼睛手伸进那罐子里,摸出一颗正要撕开往嘴里塞才发现那糖纸已经是被人撕开过了,薛洋睁开眼。入眼是一枚精致却又简单的银戒,薛洋抑制住想哭的冲动,把戒指凑到眼前端详。
那上面刻着字,xxcLOVExy。薛洋鼻头一酸,薛洋忍不住了,趴在桌子上一下子把这一年里对晓星尘的思念都发泄出来。个日了狗的玩意儿,操。哭累了,薛洋又发现罐子最底下有张纸条。
“阿洋,我真的很爱你啊,本来想在你生日和你求婚的,可是很不巧,那戒指没好,所以只能拖一拖了,我把它放在糖里面,想给你个惊喜来着,有没有被惊喜到啊,傻瓜,等我回家,还有,我知道那次我说你蛀牙了我就不喜欢你就不要你了那次你生气了,我开玩笑的,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放弃你的,真的,你相信我。你发现的时候应该是我去上班的时候吧,你不可能熬那么久都不吃糖的,我了解你,你发现了你也别来找我,我可能不在,我不想让你失望,你乖乖在家等我哦,准备好,我带你出去玩,现在去换衣服吧,其实不换也没事,我的阿洋不管怎么样都好看,但是你先把戒指戴上吧,我想一回家就看到你,薛洋,乖乖等我,等我回家。”
“晓星尘……我想你了……真的很想你……也很想家,你能不能……也乖乖等我回家,算了,晓星尘,我现在,好像找不到理由回家了,但你能不能,找个理由,等我回家。”

_这世界太嘈杂周边都是假话,你能不能再找一个理由,等我回家_